主页 > 玩家科技 >1942河南大饑荒能给我们甚幺启示开讲无疆界 >

1942河南大饑荒能给我们甚幺启示开讲无疆界

2020-08-08

一个领导者若是无能、自私,有时天灾会演变成人祸;更无情的政客会製造天灾来残害人民。蒋介石与毛泽东都把他们带给人民的痛苦和残害归罪于外国政权-日本与苏联。 11月29日与12月1日,我从纽约时报中文网读到两篇文章谈论1942年发生在河南饥荒的事件;巧的是12月3日上市这期的The New Yorker(纽约客,封面日期为12月10日)书评评论2本有关1958至1962发生在中国全国的大饑荒的着作。1942年的河南旱灾事发生在蒋介石委员长领导抗日的年代,根据当时西方记者的估计造成约3百万人的死亡。而1958至62年的大饑荒是发生在毛泽东所发起的「大跃进」时期,估计造成3千万至4千5百万人的死亡。 饥荒是天灾,但当时的政府若处理不当,那就演变成人祸,而造成更多的死亡。美国政治学家Rudolph J. Rummel在他着的Death By Government(政权造成的死亡,1997)书中列出20世纪9个最血腥的独裁者,1是史达林、2是毛泽东、3是希特勒、4是蒋介石、5是列宁。共产主义的毛泽东在1923-76年期间造成3千7百82万余人死亡;军国主义与法西斯的蒋介石在1921-48年间带来1千零21万余人的死亡。毛与蒋加起来共造成4千8百零42万余人的死亡,比俄共的史达林与列宁加起来的4千6百68万余人还多,可以说,20世纪的中国政权是世上带给最多人民死亡的政权。真怪耶,我们的教科书都说,中国是一个爱好和平的民族,但为何我们的政权却如此残害自己的人民。 这一个月来Discovery频道有一个名为「毛泽东与美苏冷战」的节目,提到毛的「大跃进」是政治性的决定,决策过程非常情绪。他为了摆脱对苏联的依赖,盲目发展钢铁厂,造成3年的农荒,饑荒加上人民工作过劳,造成3千8百万中国人民的死亡;而毛以及某些中国人却将此结果归罪于苏联,因为苏联要中国还债。 发生在蒋介石在对日抗战期间的1942河南饑荒,中国导演冯小刚根据刘震云的小说「温故一九四二」拍成电影「一九四二」,目前正在中国上映。在1987年解严前的台湾,发生在1942年的河南饑荒,是一个禁忌的话题。 12月1日纽约时报中文网刊出刘震云的一篇文章提到,得感谢Time(时代)的记者Theodore H. White(白修德)与英国The Times(泰晤士报)的记者Harrison Forman(哈里逊 福尔曼),他们结伴去一趟河南,目睹人如何被活活饿死、野狗啃死尸、人吃人等饥荒的惨像,经「时代」批露后,迫使重庆政府拨款救灾,但其中的款项又被各级政府贪污掉,饿死的情况继续蔓延着。 哈佛大学毕业的白修德于抗日期间被「时代」派驻中国,他从中国发的新闻不只重庆国民政府要检查;而在纽约总社的老闆、出生在中国山东、美国传教士之子的Henry Luce(鲁斯)又是蒋介石与蒋宋美龄的「死忠支持者」,鲁斯常改白修德不利蒋宋的报导再刊出,白修德与鲁斯的冲突,以及他在中国与蒋政权的不愉快,是众人皆知的。 这期的「时代」刊出白修德新着In Search of History:A Personal Adventure(历史的探索)的「书摘」,就摘录他前往河南採访的所见所闻。在一个村落发现一个母亲煮两岁孩子来吃;一个父亲被指控勒毙他两个儿子来吃,这位父亲辩称孩子已经死亡了。 这期以电影明星Warren Beatty(华伦比提)为封面的「时代」杂誌,当年被查禁,我还不知道是甚幺题材让当时台湾的国民党政府不悦,于是天天到台北中华路一带专卖外文刊物的旧书摊寻找,隔几天就让我找到,看了之后让我大吃一惊,原来当年的抗日,不是教科书的描述;同年8月10日台北的英文报China Post刊出(约占三分之二版)蒋宋美龄针对这篇书摘的回应,说明她并没有向鲁斯要求换掉白修德,也不可能发生人吃人(Cannibalism)的惨剧等等。1980年,我在同一家旧书摊,买到这本书。在书末的「索引」蒋介石栏下就有Honan Famine(河南饑荒),153-156页与160页。 当年鲁斯以当时最有影响力、发行量最大的「时代」与Life(生活)两本杂誌卯足全劲对蒋宋的支持与厚爱,而鲁斯与白修德的爱恨情仇,在时代--生活史可用好几个章节来叙述。Robert Edwin Herzstein所撰的Henry R. Luce:A Political American Century(1994)就有诸多章节谈论这段关係。林添贵的中译本于1996年9月由「智库文化」出版,其中第25章「白修德目睹中国苦难」。兹引述一段译文:     白修德回到重庆后,中国的新闻检察官对他十分不客气,大肆修删他后来发 的电文。经常可见的是,白修德历陈「行政紊乱」、官员贪渎、钱庄贪婪、官僚漠不关心的原稿,经检查人员整治后,国民政府便得几乎毫无责任,河南之所以发生大饑荒,乃是日军封锁和蹂躏的结果。(330页)白修德引述史迪威将军对蒋介石的评语:「无知、武断又顽固」,因而一直以「土豆」称呼蒋介石。(321页) 刘震云在纽约时报中文网这篇文章也说,1942…中国是个贫穷国家,眼看河南遭受灾荒中国政府又没能力救灾,领导人倒生出另一种智慧:反败为胜,何不把河南灾民当作包袱甩给日本人…但日本看穿中国政府的企图…并不全盘佔领河南,就这样河南成了中国政府与日军都不管的真空地带,我的三百万乡亲,就在这种政治真空中,在逃荒上,一个个饿死了。读中国历史就知道有智慧又勤政爱民的皇帝实在不多见,所以才会给后人无比的怀念;相对的力来改朝换代,也都是主政者的昏庸无能,人民民不聊生,终致「官逼民反」。 1942这部电影在今日能带给人许多启发。 1942河南大饑荒能给我们甚幺启示开讲无疆界 图说:白修德与In Search of History一书,以及China Post刊出蒋宋美龄针对白修德书中的报导提出她的观点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